让我们重回「五四」

 
「按:本文写于除夕前,众所周知……所以,那段时间心绪全无,就没有发。今日补发。」
 
这些天一直闭门不出,看了很多信息。
……
 
我相信此事终究会过去,但对于社会生态体系的重建,却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能做的,应该是立足长远,而不是仅仅面对这次危机。
……
 
二 
五四有两个传统,一个是德先生与赛先生,一个是爱国主义传统。当年因为时事变化,爱国逐渐压倒启蒙,所以前一个传统现在很少人提了,但事实上,前者一直存在,而且两者并无冲突。
 
像胡适等五四知识分子一生所坚持的,就是第一个传统,但我们不能说他们不爱国。他们不但爱国,而且是最忧虑这个民族前景的人。
 
我们甚至可以说,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看,没有前一个传统,第二个传统也无法存在。
 
所以,还是那句话,这两个传统一而二,二而一,本身就是一致的。我们应该从更长远的眼光、更长的历史时期和更广泛的人类大群来看待爱国主义传统。
 
那么,怎么接续这一传统呢?我想,这关键在于我们怎么看这一传统。
 
从前年开始,我陆续购买了一些书,基本都是关涉中国百年来课程与课本变化历史的。
 
我觉得,这一百年来的教育变化,也许可以这么讲,其最主要的目标仍然是「教育的现代化」。
 
什么是「教育的现代化」呢?就是强国强民,富国富民,让华夏立于世界文明之林。
 
那么,怎么样才能现代化呢?我想首先要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1929年的时候胡适就在《我们走那条路》一文中提出,危害中国的是五个大仇敌:贫穷、疾病、愚昧、贪污和扰乱。从他那个年代看过来,我很赞同他这个判断。
 
不过,近百年来,随着国家统一和经济发展,其中「扰乱」已基本消失,而贫穷和疾病的程度都在日渐好转,最重要的只剩一条,也就是「愚昧」。

所谓「愚昧」不是愚蠢,它的意思主要是指没有现代化思维,缺乏思辨能力和公共理性的训练,也没有科学素养的积累。也就是仍处于科学昌明以前,或者说是说前现代的农耕文明的状态。
 
但我们现在早已进入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甚至未来可能走入AI时代,这种状态当然是不行了。而解决这一问题的「药」,在我看来,仍然是五四一代已经点出了的症结。我们应回归五四传统,推动国家民族发展。

换言之,也可以称之为「教育的现代文明化」。我们,要重提启蒙。
 
但是不是要一切从头开始呢?我觉得也不是。
 
实际上,我在爬梳以往那些课程历史的时候,其实觉得中国在大学的现代化上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所以即使是在抗战那么艰难的日子里,仍然有西南联大这样的学校。
 
在我看来,今时今日,大学很有根基,所以能够重现那些辉煌就已足够了,而缺乏的主要是在中小学的现代化努力上。
 
这些事细小琐碎,名声不彰,很少有大知识分子愿意去做,但其实很重要。就像陈平原、钱理群诸先生所讲的那样,如果没有中小学的奠基,那么大学也很难做。
 
从各个方面看,即使到今天,我们探索的也还远远不够。
 
比如五四以后,大多数教育者一直都在纠结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尤其是白话文运动之后,对文言的处理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为中国历史悠久,如果不懂文言,意味着历史就是断掉的,那就很难说这是一个「中国的教育」。
 
但问题是,文言要占据怎样的比例?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教学方式来教?从现代心理学的发展来看,传统的教法可不可以借鉴?教材怎样写比较合适?这些都是需要探索的。
 
再比如历史。我们在做课的时候发现,美国的课程上从小学阶段就有历史,但我们无法拿来就用,因为中国的儿童如果把美国历史当成主课,不就成笑话了么?
 
但反过来,我们的历史有数千年,而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文明史,那么从教学时间配置、内容选择上,我们要怎么做?这都很为难。史观、史料、史论也很难把握,都是难题。
 
再如夏丐尊、叶圣陶等人的《国文百八课》,可以看出在阅读写作上的努力,但一来没有编完,二来没有分清与语文学科的关系,选文也比较杂乱,但他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阅读与写作可不可以单独成为主修科目?(警惕教育上的「零食主食化」)
 
当然,即使是现在,我们看当年山西、上海等地的中小学课本,仍然觉得很有借鉴意义,叶圣陶等人编写的教材也弥足珍贵,但是整体上来说,相对西方百年来对教育的探索和进步来说,我们还仍然不够。
 
这样的细节都要面对,它是非常庞杂的。那么我们怎么做呢?
 
前些天我在微信朋友圈上说,我们不是要创新,也不是要回归,我们是要「面对」。我的意思是: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面对今日中国的现状。
 
目前来说,整个世界的教育状态都是基础科目在中小学进行大幅扩展。我们对此有很多名词,比如通识教育、STEAM教育等等,学习方式也在改革,比如项目式学习、混合式学习、设计思维等等,但总体上,我们可以这么讲,就是教育在向社会的发展考虑。
 
也就是说,我们认为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法律、工程、科技等等在教育上同等重要,而不单纯是语文和数学了。但很显然,我们在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和法律等方面的中小学教育探索,进展可谓微乎其微。
 
当然,这既是当下的困难,但同样也是这一代教育人的机会。我想,我们能做的,仍然是在这些方面进行现代社会的常识普及。或者说,就是在中小学教育阶段继承五四传统。
 
我们常说「中国人,世界心」,但这些不是喊喊口号就可以。想要成为「中国人」,就要继承中国传统文化血脉中与人类文明一致的东西,而想要「世界心」,也要吸纳其他国家和民族与人类文明一致的东西。
 
那么,人类文明是什么呢?就是那些指向真理的普世适用的东西。他们历经千万年而不倒,直到今日,依旧向前,这就是人类文明的生命根源。可以说,从人类存在,这种思索和探究就开始了。
 
很显然,我们是人类的一部分。如果想要一直存在下去,无论在哪一个时期都要探索这些,这无可回避。原则也好,价值也好,技术也好,都可以拿来斟酌。
 
但想要探索,就要有对话的基础,有对话的基础,就要有共识。想要有共识,那就要有包纳的精神,而不是斗争的思维。有了共识,还要勇于承担勇于行动的能力,如此才能立于民族之林。
 
而想要有这些,就要养成一代拥有世界视角的国民,这也当是中国现代化必经的路途。它虽然短期内可能看不到什么结果,但从长远看,却可以成为一个民族未来之根基。
 
所以,我们想,这一年,我们要尽可能多的去寻找这些,尽可能的去贴近这些。直面我们所有的困难,不逃避,不回避,不冒进,不退缩,我想,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
 
 
 

内容版权免责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互联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个人学习收藏之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pzx.org/a/jzgn/2020/051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