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育的内涵及其启示


摘 要:法国思想者卢梭在对封建教育和教会教育批判的基础上,提出了以培养自然人为目的自然教育思想。自然教育的基本内涵是遵循儿童发展的内在规律和以儿童为中心。自然教育对当代教育具有鲜明的启示意义。在大力提倡推进终身教育和构建学习型社会的今天,儿童教育则是“毕生发展”的开始,是从”摇篮”到”拐杖”的终身教育的起点。重视儿童的自然教育,让其健康和自由的成长,是当代教育应该特别关注的问题。

关键词:自然教育 儿童 启示 终身教育

中图分类号:G2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6)06(c)-0099-02

1 自然教育提出的背景

1762年法国思想家卢梭发表教育小说《爱弥儿——论教育》。在书中卢梭表达了一种全新的教育思想,即自然教育思想。有很多学者研究指出:“从教育学史角度看,正是卢梭扭转了由来已久的成人本位立场而大力倡导儿童中心说,实现了教育的中心向儿童的转移。因此,将卢梭看作是发动教育界哥白尼式革命的伟大教育家是丝毫不过分的。”[1]自然教育这一概念有着丰富的内涵,并对当代教育具有鲜明的启示意义。自然教育方法的提出在人类教育思想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和深远的影响。对身心发展研究做出重大贡献的学者有很多,例如瑞士发生认识论者皮亚杰和奥地利精神分析创始人弗洛伊德就是典型代表。皮亚杰开创了关于人类智慧发展的理论体系。卢梭所处的时代,欧洲已经在基督教统治下生活了千余年。强大的基督教传统牢牢地控制着人们的思想。卢梭在深刻地洞察所处的时代后,毅然承担起了批判时弊的使命。18世纪的封建教育和教会教育从整体上看走向了一种极端。学校成了心灵的屠宰场,学校除对儿童进行严酷的训练外,还有种种戒律和教师的强制,这些精神上的折磨让儿童的天性受到极大的抑制。儿童本身成为了这种教育的牺牲品。当时的社会现实告诉人们,要彻底改变这一局面,必须用一种全新的教育去培养新人。卢梭及时把握了时代的脉搏,并承担了时代的使命。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锁链之中。”这是卢梭在他的名著《社会契约论》中提出的响亮话语。在《爱弥儿》的开篇,卢梭写道:“出自于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2]这段话语表明了卢梭对当时人类教育行为的深刻洞察与强烈不满。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卢梭提出了自然教育思想。核心是:人应当向自然学习,教育应当让学生的天性得到自然的发展和自由的展开。提出这种思想的动机就是保护儿童幼小心灵不受社会恶习的摧残,保证儿童的心灵洁净而不生罪恶。

2 自然教育的基本内涵

2.1 自然教育即培养自然人的教育

“‘自然人从事自然的职业,懂得手工劳动的技术,独立的劳动让他们健康而有节制。他们没有不安分的欲望.所以他们自由、独立、平等,不知道什么叫作虚荣和尊崇。他们没有服从与被服从、奴役与被奴役。也不会有主人与奴隶的等级之分。”[3]很显然,自然人的概念能够帮助人们理解什么是自然的教育。

在《爱弥儿》一书,卢梭对二十岁的爱弥儿有过这样的描述:“长得体态匀称,身心两健,肌肉结实,手脚灵巧;他富于感情,富于理智,仁慈善良;他有很好的品德,有很好的审美能力,具有许多有用的本领,而且还通晓几种艺术;他把金钱不看在眼里,他的谋生的手段就是他的一双胳膊,不管他到什么地方去,都不愁没有面包。”[2]很显然这就是卢梭理想中的人。

自然人的培养会涉及到课程问题。卢梭的自然教育思想中蕴藏着一种特殊的课程思想。这一课程思想的核心就是自然。当儿童奔逐嬉戏于原野的时候、当儿童痴迷于花鸟虫鱼、山川湖泊的时候,其感觉能力、观察能力、探究欲望、审美情趣、亲近自然的情怀获得最好的发展。[4]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本身就扮演着课程的角色。卢梭这一课程思想对现代课程理论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2.2 自然教育是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

自然主义是一种哲学思潮,其基本特征就是指用自然原因或自然原理来解释一切现象。在教育领域自然主义极力提倡要遵循、保护和提升儿童的天性,让其自然而自由地发展。卢梭是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代表人物。在卢梭的思想中充满了对自然的崇拜和对回归自然的向往。自然教育的基本立场就是要保护儿童的自然状态,取缔社会中对儿童发展的过多的干预和控制,让儿童在这种自然状态下获得快乐而自由的发展。

儿童的天性本善是卢梭的一种信念,天性本善的思想对近代教育思想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一信念的提出是划时代的,是对基督教长期用来控制人们的原罪观的一种反叛。众所周知,所谓原罪观就是认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这种罪是与生俱来的,也是无法摆脱的。正是因为有原罪的存在,所以人应当受到苦难的折磨。基督教从原罪观出发,对儿童的教育往往采取严格的控制和干预。儿童的自然性因此而受到了扭曲。我国传统文化启蒙教材《三字经》开头语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从宋代起,我国的儿童一出生就接受了良好的启蒙教育。

天性本善的信念为儿童中心论提供了基础。卢梭认为儿童拥有一种自由意志,在这种自由意志的支配下,有一种参与和创造活动的基本的冲动,而这种冲动则是天性使然。以儿童为中心正是“自然的教育”的重要内涵和基本特征。卢梭认为:“只有实现了自由意志的人,才不需要借用他人之手来实现自己的意志;由此可见,在所有的一切财富中,最为可贵的不是权威而是自由。”[2]另外,在卢梭的教育思想中,对儿童个性的差异化与多样化也是十分关注的。

在《爱弥儿》一书中,卢梭还提出教育即儿童生活本身的观点。也就是教育要回归到儿童现实生活,而不是只为一个遥远的不可预知的将来做准备,或者说关注和提升儿童的现实生活本身就是对将来生活的最好准备。他写道:“当我们看到野蛮的教育为了不可预期的将来而牺牲现在,使孩子受到各种各样的束缚,为了替他在遥远的地方准备我认为他永远也享受不到的幸福。”[2]他的另一段话说得更加直接而明确:“远虑!使我们不停地做我们力不能及的事情,使我们常常向往我们永远达不到的地方,这样的远虑正是我们种种痛苦的真正根源。像人这样短暂的一生,竟时刻向往如此渺茫的未来,而轻视可靠的现在,简直是发了疯。”[2]儿童中心论的思想在卢梭之后的一些教育家中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和发挥,并逐渐发展成一种主流的教育思想,对教育改革实践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3 自然教育对当代教育的启示

卢梭的浪漫自然主义教育思想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笔宝贵财富,也经常被用来分析和批判当前的各种教育问题。人们开始从卢梭的思想中寻找启示。有研究者指出卢梭的自然教育观对我国目前基础教育改革的启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要重视儿童经验的获得,强调发现学习;第二要给孩子松绑,还其健康和自由。[5]自然教育对当代教育启示还可以从更多的方面进行阐述。

第一,教育要以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和特点作为出发点。卢梭的自然教育明确提出儿童是教育唯一的出发点。随着近代心理科学的发展,卢梭的这一论断得到进一步的论证和检验。从儿童的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出发是衡量教育是否科学和合理的重要依据。然而事实上,人们实际的教育教学行为往往遗忘了教育的出发点,从教师出发,从外在的知识出发,从社会的需求出发,从成人的主观意志出发,将一些外在的规范简单地做成模具并用其铸造儿童,从而使教育产生了许多的弊病,甚至陷入不能自拨的危机之中。从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来展开教育活动,意味着教育活动就是要满足儿童身心发展需要。以儿童为教育的出发点,意味着不仅要把儿童当人看待,更重要的是要把儿童当儿童看待。

第二,教育要探索正确的教学方法。自然教育强调要让儿童按自然的进程自主发展。因此教育教学方法要顺应这一进程。用卢梭的话来说就是:“儿童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让儿童自己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就不能强迫儿童去做。”然而在教学实践中,教师的教学理念与方法往往与此相背离。有研究者指出当前教育教学中的许多弊端,如教学过程机械、沉闷和程式化;脱离学生的生活世界,局限于一个书本世界,缺乏探索性和体验性;教学目标消解为单一的认知目标;教师处于权威地位,忽视学生的创造力;钻研教材,编写教案成了教师的中心任务等。[6]教学方法是教学系统的核心要素,教学方法的改革与创新要回归促进儿童的自主发展这一主题上来。

第三,让终身学习伴随人的一生。人的一生要经历生长、发育和衰老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从幼儿到成人,从幼稚到成熟,从不谙世事到饱经阅历,从蒙昧无知到学富五车,发展是多方面的、全方位的螺旋式上升的过程。人的毕生发展既是连续的,又有质的飞跃,显示出发展的连续性和阶段性。从小养成的良好心态与学习习惯,对将来一生的发展非常重要。只有让毕生学习的好习惯伴随人的一生,才能不断提升自己,不断完善自我,不断实现人生理想。

自然教育思想的提出是教育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尽管卢梭及其思想本身不可避免会带有许多时代和阶级的局限性,但是从整体上看,其进步意义是十分明显的,也为当代教育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和借鉴。这思想的当代价值仍然值得进一步探索。

参考文献

[1] 王坤庆.对卢梭教育思想的再认识[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0:1-5.

[2] 卢梭,著.爱弥儿——论教育[M].李平沤,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15,72,78,80.

[3] 张克新.试论卢梭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浪漫倾向[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10):11-13.

[4] 张华.经验课程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5] 魏彦红.卢梭自然教育观的发展及影响[J].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6(2):20-22.

[6] 李尚群.从“教案剧”到“创造剧”——课堂教学转型研究[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0(6):47-50.

内容版权免责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互联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pzx.org/a/thinking/2018/0108/3.html